应莹再发声: 徐翔财产执行案仍未立案,甄别遥遥无期

应莹再发声: 徐翔财产执行案仍未立案,甄别遥遥无期

作者: 张丽华

[ 2017年1月,徐翔案一审判决其个人非法所得为71亿元,并处罚金110亿元。按照徐翔被判5年零6个月的刑期计算,日前离徐翔出狱的日子还有7个月左右。无论离不离婚,应莹可能不再需要独自面对“剪不断理还乱”的财产纠葛。 ]

徐翔妻子应莹日前再发微博,称最近在上海见到了青岛中院的法官,法官这一次给她的说法是,徐翔财产执行案仍未立案,因为案件“还没有达到移送执行的标准”。

对于徐翔财产甄别和执行案的时间节点,应莹转述法官的说法,“给不出时间节点,我们也想尽快”。

应莹此前几次微博提到,青岛法院告诉她“资产甄别接近尾声”。从此前应莹微博和受访时的表述来看,应莹当时颇有信心。

此前媒体报道称,徐翔出事后,其家庭合计冻结的资产,按彼时股价计算总价值约210亿。

2017年1月,徐翔案一审判决其个人非法所得为71亿元,并处罚金110亿元。

“尾声”多变

2015年,徐翔于杭州湾大桥被带走。2019年七夕,应莹提出要与徐翔离婚的声明。媒体此前分析,应莹可能是在长时间得不到财产执行的情况下,无奈提出离婚,以离婚倒逼财产甄别和分割。

这一次青岛法院法官的回复,让应莹的信心回落至冰点。她表示:“没想到一年下来,跟青岛中院几次沟通后,长达四年资产甄别又回到了原点。”

按照徐翔被判5年零6个月的刑期计算,日前离徐翔出狱的日子还有7个月左右。无论离不离婚,应莹可能不再需要独自面对“剪不断理还乱”的财产纠葛。

应莹在2020年5月31日第一次提到“尾声”,彼时她发微博称,青岛中院明确徐翔案资产甄别已进入尾声,“让我们一起见证‘尾声’有多长”。此后几个月,应莹陆续发出“尾声能画上句号”、“尾声终于进入倒计时”等长文微博,也陆续发出“财产甄别”的一些进展。

自2019年七夕当天,应莹发微博“苍天在上,我要离婚”的声明以来,应莹已发布20多条微博,主要围绕离婚案和财产甄别事宜,或公布进展,或发表评论。

早前,应莹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青岛主办法官最新的答复是,“争取于今年(2020年)年底甄别完”。

听到新“说法”后,应莹联系第一财经记者,法官说案子还没有达到“执行立案的标准”,但具体的标准是什么,法官没有回答。应莹认为,判决下来,法律“应该平等对待我们家庭”。比如案子已经判决完,徐翔认罪认罚,那么依法甄别资产这样的事情应该快速进行。“我觉得这是两回事,不能因为案值巨大,当事人身份特殊,就能逾越法律。”应莹表示。

提到离婚案,应莹表示:“案子在没通知我的情况下被延期了。”

在微博中,应莹透露,近期再度与青岛中院法官接触,系在上海“应约”与青岛中院法官见面。

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股权继续冻结

12月24日晚间,宁波中百(600857.SH)和大恒科技(600288.SH)分别发布了股权被续冻的公告。宁波中百控股股东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本公司35405252股无限售流通股)和自然人股东竺仁宝持有18884000股无限售流通股,被继续冻结。续冻期限为二年。

另外,徐翔母亲郑素贞持有的大恒科技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29.75%,也继续被冻结。续冻期限为二年。

按2015年11月第一次冻结计算,上述股权被冻结的时间超过五年。

在控股股东股权被长期冻结的状态下,上述两家上市公司像两艘没有舵手、没有航向的船,漏洞百出。

12月24日,宁波中百账户现金被划扣1.05亿元,系因天津市九策高科技产业园有限公司欠付工程款,宁波中百承担担保责任,向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担保案总案值5亿元,目前宁波中百因该案被划扣总额即为1.05亿。

2020年9月,应莹曾对宁波中百5亿担保案发表过看法。

另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除宁波中百外,大恒科技也是内乱四起。

2020年以来,上证指数从3050点左右起步,至截稿前一天上涨11%。而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的股价则均较今年年初有所下跌,其中大恒科技累计下跌幅度近15%。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xdoit.com/10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