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天堂乌克兰,正在成为买卖新生儿的网上商店?

4月30日,一条来自乌克兰的视频吸引了全球多家媒体的注意。

这段不足5分钟的视频在一片嘈杂的婴儿啼哭声中开始,接下来的画面,是密集排列摆放的46张婴儿床,里面躺着的全是刚出生不久的代孕宝宝。由于疫情边境关闭,这46个新生儿与本该前来认领他们的外籍父母天各一方,滞留基辅,暂时被几名保姆照看。而他们的所在地既非医院,也非诊所,是一家专门供代孕客户下榻的招待所。

视频制作精良,配音是带有乌克兰口音的英语,处处显示保姆照看各色人种宝宝的精细与周到,在youtube上的观看数已超过百万。视频的上传者是乌克兰最大的代孕公司BioTexCom。他们的目的,本是向社会各界及国际寻求帮助,让这些孩子早日和来自世界各国的父母团聚,却不料既引发了youtube网友群愤,又在乌克兰掀起围绕代孕产业伦理争议的轩然大波,更引得众多国际媒体持续跟进。

“ 最恐怖的电影都赶不上这个现实。我们必须停止这种邪恶的行为!”“这难道也合法?亲爱的上帝啊…… 这是现代版的人口贩卖!”“把这些可爱、纯洁、最需要人呵护的小生灵当成工厂流水线上的货物一样对待,你们还是人吗?!”

——这是youtube网友在BioTexCom公司视频下的留言,不少网友的关注点在于“人口贩卖”。无独有偶,就在这条视频发布之前几日,乌克兰警方查获了一起私人生育中心涉嫌出售代孕婴儿的案件,且案件与中国人有关。

4月26日,俄罗斯RT电视台报道称,乌克兰警方突袭了基辅一家涉嫌向中国“出售代孕婴儿”的私人生育中心。该“诊所”疑为一跨国人口贩运团伙打掩护。

乌克兰内政部副部长安东·格拉申科给出了细节:诊所中每位婴儿的售价约为5万美金(36万人民币),这笔巨款涵盖了代孕妈妈的人工授精、法律支持以及为走私儿童出境提供便利所需的虚假婚姻等费用;团伙中有3位中国人,而诊所的大多数客户是“有一定性取向”的单身中国男士;此案得到了中国司法部门的密切配合,据称至少有140多名中国公民正在接受调查。

自2002年始,在乌克兰商业代孕就是合法的。2002年乌克兰议会通过的《家庭法》将代孕全面合法化,法律允许商业代孕和外国人代孕;规定代孕母亲与其所生子女不具备母子或母女关系,出生证明上也不能有孕母的名字,所生孩子属于与其基因一致的血缘父母。但这两起接连发生的事件,在乌克兰仍然引发了广泛的法律与伦理争议。

最先公开对代孕产业提出质疑的政府官员,是乌克兰议会人权专员柳德米拉·德尼索娃。她在脸书上引用了BioTexCom的视频,评论道:“国家非但没有采取一切措施保护这些孩子,却把他们交给外国人。这种大规模、系统化的代孕会导致儿童的权益受到侵害,以及乌克兰无法保护其公民的情况。目前有必要修改相关立法,禁止外国人在乌代孕 ”。

柳德米拉·德尼索娃

德尼索娃透露,目前至少有100名代孕婴儿在乌等待与其委托父母团聚。如果“封国”令不解除,未来数月这一数字将突破1000。

乌克兰总统府负责儿童权利的专员米古拉·库雷巴,也对乌代孕产业现状深表担忧。事件发生后,库雷巴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孩子出生,其真正母亲(从血缘角度来说)不在身边,有悖于自然规律;代孕将孩子变成了可交易的商品。这种‘服务’被合法化和商业化的后果,是促使大量的乌克兰儿童被贩卖到国外。乌克兰正在成为买卖新生儿的网上商店”。

“在乌克兰,只有已婚且被诊断为不育的夫妻才可以进行代孕。代孕是解决不孕不育问题的一种治疗方案。在其它方案均被证明无效的前提下,医生们才会建议这种人工辅助生殖。它不是买卖交易,而是医疗程序。”这是乌克兰权威医疗领域律师、医学与生殖法律中心负责人谢尔盖·安东诺夫的观点,他支持商业代孕。

安东诺夫称,每年约有1000对本地夫妇和3000对外国夫妇在乌代孕。他认为,应该从立法方面,而不是道德层面改善代孕服务:“我国相关法律存在一个巨大的漏洞,那就是它没有明确规定,什么样的机构可以提供代孕服务。这会让一些唯利是图的企业或团体有空子可钻,把代孕这一医疗程序转化为暴利生意”。

乌克兰有着较长的代孕历史和相对成熟的代孕技术。早在1990年,苏联首例成功体外人工受精实验就是在一家乌克兰诊所进行的。次年3月,苏联首个试管婴儿于乌克兰出生。1992年,独立后的乌克兰首次在本国为不孕不育者进行了代孕。之后,这种被广泛视作治疗不孕不育的医学技术在乌各大医院、诊所流传开来,经反复操作,走向成熟,需要法律进行系统规范。

同时,受苏联解体后西方文化的冲击,商业代孕在乌克兰、俄罗斯被视为“女性追求独立的行为”,也为2002年乌克兰通过立法全面放开代孕做了铺垫。由此,2002年以后,将代孕全面合法化后的乌克兰逐渐成为耳口相传的“代孕天堂”。

相对低廉的价格是乌克兰代孕产业在国际市场的优势。美国的代孕起价至少要65万人民币,而乌克兰的一个标准代孕套餐则仅售30万元。“乌克兰是欧洲最穷的国家,也是欧洲代孕最便宜的国家”,BioTexCom,这家乌克兰最大的商业代孕公司的官网上如此宣传。

由于德国、法国、瑞士、挪威、意大利、西班牙等大部分欧洲国家禁止代孕,美国只有部分州对代孕有不同程度的法律认可,曾经颇受跨国代孕顾客青睐的泰国、印度、越南,近几年迫于国内舆论叫停剥削贫困女性的压力,都陆续立法禁止了商业代孕,这一切都使寻求稳定、友好代孕市场的消费者们愈发看好乌克兰。

国际顾客纷至沓来,问题也一样。

2018年,BBC曾报道过一位叫玛利亚的乌克兰代孕母亲的经历。玛利亚25岁时决定尝试代孕,那时她刚刚离婚,需要一笔钱。怀孕七周后,开始出血,她打电话给诊所,却被告知一切正常。又过了十五天,出血严重,入院后发现腹中胎儿已经死了两周。最后她只拿到了300欧元(不到2400元人民币),花了两个月才恢复过来。

更早的2011年,有一对意大利夫妇通过乌克兰公司代孕获得了一个男婴。带孩子回国后,意大利的法律强制要求通过DNA检测后才承认亲子关系,但检测结果显示,他们与这个孩子并无血缘关系,最后,这个孩子被意大利另外一个家庭收养了。代孕过程的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有可能试管里的胚胎搞错了,或者是手术时插管出错 ”,代孕公司的负责人说。

乌克兰法学家叶连娜·巴比奇认为导致这一切的“ 罪魁祸首 ”是乌漏洞百出的相关法律。不论是代孕母亲,还是孩子的血缘父母,他们的权利都没有得到法律详细的规定;对方违约,受害者也得不到保护,更谈不上物质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柳德米拉·德尼索娃,那位最早公开呼吁要立法禁止商业代孕的乌克兰议会人权专员,在5月14日视察完引起广泛争议的BioTexCom后,改变了其之前提倡禁止商业代孕的说法。

德尼索娃负责跟踪监管代孕问题,她说:“ 来自外国的代孕需求非常大。光靠禁止无法解决问题,反而会制造出代孕的地下工厂。这些婴儿们现在被照顾的很好,生活环境也让人放心。当下最要紧的问题是如何让这些代孕宝宝尽快与他们的委托父母团聚。”她建议那46个代孕宝宝的父母,可以直接同她及她所在的人权委员会取得联系,以便更快地从乌克兰外交部和移民局获取入境许可。

德尼索娃口中的“外国代孕需求非常大”,是事实。BioTexCom曾宣称,该机构2018年至2020年所有的经济套餐都已售完,其它各种套餐也都出现了排队的情况。而乌克兰司法部长丹尼斯·马里乌斯卡曾透露:2019年,约有1500个外籍夫妇的代孕婴儿在乌克兰出生,这一数字在2018年仅为1100。乌克兰有至少15家代孕机构,外国“顾客”大都来自美国、英国、德国、西班牙和中国。

在大量市场需求的另一端,便是“供应能力”。据德国之声报道,代孕一胎的收入大约在12万元左右,这是乌克兰人均年收入(约3万3千元)的3.5倍之多。新冠疫情在重创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国家经济的同时,已致使70万乌克兰人失业。迫于经济所需,大批的乌克兰女性已准备好通过代孕来赚钱。“ 我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迈出这一步的。我希望能为宝贝提供美好的人生”,一位匿名孕母说。

至于法律漏洞,在5月28日同西班牙驻乌大使的工作会议上,德尼索娃阐述了完善乌克兰商业代孕问题立法的建议:“ 有必要制定一份全面的规范性文件,以保护儿童权益、代孕母亲及委托父母的权利,并明确他们的义务;必须对实施代孕的医疗机构的条件进行严格限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原标题:代孕天堂乌克兰,正在成为买卖新生儿的网上商店?)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xdoit.com/13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